今年高考,全市共有特殊考生60余人,其中包括盲人、脑瘫、视力障碍等特殊考生。按照有关规定,相关考点为残疾考生参加考试提供合理便利,单独设立考场,为盲人考生提供盲卷,为视力障碍考生提供大字卷,并适当延长考试时间等,保障残疾人参加普通高考的公平、公正。市公安、教育、交通等部门通力协作,为考试实施提供了坚强保障。

提前护送进入考场

昨天,北方交通大学附属中学考点校迎来9名特殊考生,其中2人为视力障碍,7人为听力障碍。上午7点35分左右,第一名特殊考生在母亲的陪同下走到考点校门口,已在此处等待多时的学校办公室副主任邵老师接到考生,并“护送”至考场。

7点50分,在北京101中学考点,一名特殊考生在母亲陪伴下,先于其他正常考生进入考点。据考点工作人员介绍,8点整,监考员将该同学接到为其单独准备的考场等候开考。考试结束后,考点还将为其开辟“绿色通道”,允许车辆进入考场接走该考生。

今年,教育部首次针对残疾人参加普通高考制定相关管理规定,并明确提出,残疾考生可优先进入考点、考场。据邵老师介绍,学校在高考前夕已致电家长并告知,考生可在7点半到校,并由专人“护送”至考场外面的座椅上等待。但多数特殊考生仍在8点至8点半进入考点校内。

专人服务随时待命

8点15分左右,另一名视力障碍考生在父亲的陪同下走到北方交大附属中学考点校门口,当考生被“护送”至考场内以后,他的父亲又不放心地找到邵老师:“麻烦您,他坐的位置不能有强光。”听到嘱咐后,邵老师便跑进考场内,检查考生的座位情况。“毕竟一个教室就两名视力障碍的考生,所以他们的要求我们都尽量满足。”邵老师告诉北京晨报记者,为保证9名特殊考生有良好的考试环境,除每间考场内的2名监考教师外,学校特别安排2名专门工作人员在校门口接应,考场外也有3名专门工作人员随时“待命”,他们中有1名心理教师、1名医务人员。

记者此前了解到,视力障碍考生的试卷为四号字体,比常规试卷字体大两倍。此外,根据教育部此前颁布的《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视力残疾考生可携带放大镜、台灯等辅助器具或设备进入考场,听力残疾考生可佩戴助听器。昨天,两名视力障碍考生均携带放大镜,其中1人携带台灯。同时,学校还为考生准备了两个台灯、放大镜以备用。

语文不难时间不够

101中学考点今年只有一名来自北京20中学的脑瘫考生。考点为该考生专设特殊考场,除两名监考员外,还安排两名医务工作者为其服务。因该考生允许延长30%考试时间,为避免正常考生考试结束离场影响,特殊考场设置在二层教室。

据该考生班主任张老师介绍,这名考生平时在校期间模拟测试答题时间和其他同学一样,因此难免时间紧张不够用。今年高考允许延长30%答题时间“新政”一出,对他取得好成绩将起到极大帮助。

11点半,随着铃声的敲响,上午两个半小时的语文考试结束。在考生蜂拥而出的北方交大附属中学校门外,北京晨报记者见到了此次参考的两名听障考生,其中一人来自北京市陶行知中学,是一名绘画特长生。在校门外,是他等候多时的母亲。对于此次语文试卷的难度,他表示:“还可以。”另一名听障考生来自北京市温泉第二中学,他选择的大作文题目为《深入灵魂的热爱》,他的“热爱”是汽车。

距考试结束时间45分钟后,12点15分,两名视障考生相继从考点校内走出。其中一人告诉记者,语文试卷“倒是不难”,虽然时间延长了30%,但仍觉得不够用。

■考点·印象

【北方交大附属中学】巡查考点不扰考生

昨天上午9点,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走进北方交大附属中学,对高考考场设置进行巡查。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李士祥在考场楼外提出“直接到监控室”的建议,因为“考试刚开始,不要打扰考生”。因此,他并没有进入考场内。

据学校书记任志瑜介绍,李士祥对学校的考场布置给予了肯定,并表示:“考场布置得很规范。”

【首钢矿业一中】护送考卷300公里

自1978年开始,首钢矿业一中就成为了北京市最远的一个高考点,每年都有几百名北京籍考生在这里参加高考。北京晨报记者跟随试卷移送车探访这个特殊考点。

前天早上7点钟,已经封存并装入保险柜的高考试卷被搬上事先配备好的押运车,在北京市公安局内部单位保卫局民警和提前安排好的警车护送下,549名考生的试卷被送到300公里外的迁安市首钢矿业一中考点。

记者跟随试卷移送车,在3个多小时的路程中,试卷由石景山教委保密科的工作人员全程看护。记者了解到,在转移过程中,为保证试卷的绝对安全保密,试卷押运车还提前安装了GPS定位系统和监控设备,以便教委随时获悉试卷的运送路线和送达情况。

负责押运试卷的民警介绍,试卷被送到考点之后会被放进提前备好的保密室,直到6月8日下午高考全部结束。

【清华附中】家长踩点儿四五次

周先生的女儿是一零一中学文科班的高考生,为了能让女儿安心度过高考日,周先生和许多家长一样早早给女儿在清华附中附近的酒店订了高考房。昨天上午,看着女儿踏进考场大门,周先生长舒一口气说:“今天已经是我第五次到清华附中了。第一次是确认学校的位置;第二次是订酒店,从网上看我不放心,必须亲自过来‘测量’一下从酒店到考场的距离;第三次是拿着准考证过来确认具体的考场位置;第四次是把孩子自行车运过来,这样考完试她就能骑着车回酒店休息。今天送孩子过来考试这是第五趟了。”

但周先生没有像其他家长那样在考点外搬小板凳苦等,他说没必要那样守着,要不孩子也有心理负担。

【北大附中】学弟学妹来打气

昨天早晨8点半,走进北大附中考点的骆同学,在大门口看见了平时熟悉的面孔,十九中的老师们正列成一队,满面笑容地迎接他,和老师一一击掌后,他信心满满地步入考场。

另一拨在北大附中门口列队“送考”的,是北大附上一届的高三生、如今的大一学生,他们穿上蓝色的旧校服,整齐地鼓着掌,为学弟学妹加油。“锯高考,不惧高考”,北大附高二的同学们则举起了红色横幅,给学姐学长打气加油,他们还组建了一个微信送考群,要求早8点、午2点送考。

【人大附中朝阳学校】老师深情送拥抱

在人大附中朝阳学校考点,不到8点已经有很多家长到达考场,当天化工大学附中的五位高三老师到该考点送考,五位老师都和他们学校的学生一一拥抱,并嘱咐考生放松考,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就可以。化工大学附中一位送考老师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自己已经送走了五届毕业生,每次都来送考,都会给学生一个深深的拥抱,让学生紧张的心情能够放松,今天五位老师都是发自内心的要给学生一个拥抱,和学生几年的相处是有感情的。

【四中】没戴表记者帮忙

昨天上午8时,记者来到北京四中考点,由于多数考生都是附近几所学校的学生,因此不少考生和家长间彼此熟识,在开考前大家纷纷互相加油鼓劲。

上午8时30分,考点大门准时开放,考生们陆续走进考场,不过10分钟后一名男同学匆忙地跑了出来,非常着急的样子。包括这名考生父母在内,很多家长一下围了上去询问出了什么问题。“原来以为考场里有挂钟,我就没戴手表,进去后才发现没有”。由于考生的父母也没有戴表,男同学一下慌了神。幸好此时一位在现场采访的记者闻讯跑了过来,将佩戴的手表摘下借给了这名考生。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李佳 刘佳 王刚 丰伟宏 吴婷婷 王海亮 张静雅 黄晓宇 实习生 熊璠 张静姝

(原标题:视障考生仍觉延时不够用)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同行对船长侥幸逃命的看法

因为我是他同行,我在竭力为这位船长推卸一点天灾的责任。因为船长的天责就是维持船舶安全。我们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出了天灾事故,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指责,其责任由调查后的结果来承担。只要是一位负责人的船长和驾驶员,他们对船舶安全都视为天职,必须确保并且做得更好。


长江沉船七日祭

今天是沉船事件的“头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一天魂兮归来,亲人隆重祭奠,表达哀伤与缅怀。鲁迅先生也曾说,痛定之后是可以长歌当哭的。滔滔江水,淹我亲朋,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猎猎风幡,吹我愁肠,愿我亲人,往生极乐!


高考报道的困境

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又引起媒体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对毛坦厂中学的“办学声誉”丝毫不构成影响,反而成为对学校的宣传———每年媒体的报道,为这所高中带来更多的生源,家长才不管学校办学有多畸形,要的就是把学生分数提高。


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