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窑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淮南市大通区上窑镇境内,是4A级景区。记者昨天在景区采访,看到主景区一座山峰西边风景如画,东边因偷采矿山变得千疮百孔。更可怕的是,炸山崩飞的石头不时落进景区,景区塑像都被砸毁了。记者了解到,镇政府、公安、国土等部门在处罚偷采时都面临尴尬,查处又存在取证难的问题。

事件

爆料 炸山的飞石落入景区

在上窑山脚下,有一处依山而建的仿古建筑。在院子正中央,一个陶瓷塑像被人用一块红布盖了起来。

“塑像被炸山飞来的石头砸烂了,不盖起来太难看了。”当地居民宗先生告诉记者,他常来公园里转悠,塑像被砸烂大约发生于10天前。宗先生揭开红布,记者看到,塑像上有一个约两个手掌大的洞,里面除了陶瓷碎片,还有3块石头。

“当时院子里飞进来三块石头,其中一块砸中塑像。”景区人员指着洞里的石头说,“这就是从山后面飞过来的。”

塑 像前方的一个铁皮展板上,靠近底部有一个约20厘米长的缺口。“这也是飞石砸的,如果砸中游人,后果不堪设想。”景区人员说,他们在公园里经常能听到炸山 放炮的声音,大多在夜晚,有时白天也能听到。有人偷采矿山,为了搜集证据,曾有工作人员拿相机站在山上拍摄,结果被人发现,好几个人追着要打人。

探访 山体另一侧千疮百孔

宗先生告诉记者,如今走到山顶,就能看到山的另一边千疮百孔。在他的指引下,记者从一条小路上山,还未到山顶,就看到一棵树上挂着牌子,上面写着“不稳定边坡游人请勿靠近”。那棵树的旁边是一个悬崖,便是炸山形成的。站在那里俯瞰,发现半边山都没了。

记者靠近悬崖,才留意到脚下有一道长约10厘米的裂缝,“你站在边上注意些,别太靠近。”宗先生关切地提醒道。而在裂缝附近,记者还看到一些引线,“这是炸山用的。可能是偷采的人丢下的。”宗先生说。

景区人员则说,由于炸山偷采严重,山上还曾发生高压线铁架倒塌事件。在景区人员的指引下,记者往东看到对面山上有一个高压线铁架。待记者走近,发现这里也是半边山被炸空了。在高压线周边,记者看到“电力设施附近严禁开山放炮”等警示语标牌。

主景区后的半边山体伤痕累累,地上还有偷采车辆的车轮痕迹。

回应

国土局 未批准任何采石企业

“需要大家一起上,只靠一个部门谁也干不了”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淮南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支队,了解上窑山非法开采情况。“这是公安部门负责查处的。”副支队长蔡铁汉说,盗采就像偷窃一样,大多在半夜行动。

蔡铁汉告诉记者,“禁采”是属地管理,主体为地方政府,由政府组织联合执法,“需要大家一起上,只靠一个部门谁也干不了。”目前,国土部门未在上窑山境内批准任何一家采石企业,而盗采人员今天打个眼、明天放一炮、过几天找车拉着就跑,查处起来比较困难。

负责大通地区执法监察的副支队长牛斌还告诉记者,盗采人员的流动性很大,夜晚进山巡查,很难抓到人,“即便抓到人,对山体损失的评估,淮南市做不了。”他还透露,公安部门去年曾抓获一名盗采人员,但对其造成损失的鉴定,过去一年多了,鉴定书还没有拿到。

派出所 缺乏评估程序走不完

“因为无法确定过去的山貌,损失评估难以进行”

在淮南市公安局上窑派出所,记者看到院内停放着几辆大型铲车。“这都是镇政府组织联合行动时扣的。”派出所负责人告诉记者,偷采的执法主体是国土部门,构成刑事案件的移交给公安机关,不构成刑事案件的,由国土部门自己处罚。“损失由省里的地质矿产部门认定,就是山从前啥样、现在啥样。因为无法确定过去的山貌,损失评估难以进行。”

该负责人介绍,派出所自去年以来按非法采矿立案刑拘了几人,后来都因为缺乏评估,程序走不下去。

记者获悉,上窑山位于淮南、蚌埠、滁州三市交界处,盗采山石的多为交界处人员,放风、看守、盗采、运输等各个环节较为严密,采用“游击战术”对抗执法。不法 分子为了减少联合执法带来的损失,在暴利驱使下,已由原来的非法采石-就地加工-对外销售运输,变为非法采石-从淮南运到蚌埠或滁州-石料加工销售,逃避在淮南受到打击。

镇政府 负责禁采却无执法权

“一套开采、加工设备,盗采一周就能收回成本”

上窑镇王书记告诉记者,该镇去年以来在联合执法中,共拆除39处非法开采与加工点,取缔22个服务于石料运输的码头,捣毁设备107台(套),扣押10台(套)生产设备、运输机具,并对非法生产重点区域的主要道路进行了封堵。可受暴利驱使,仍然有人进行盗采。

王 书记介绍,盗采的利润非常高,“一套开采、加工设备,盗采一周就能收回成本。就算被捣毁,震慑力也不够。”如今,盗采人员为防止联合执法,在政府门口和通 往山里的各个路口都布有暗哨和眼线,一看到联合执法行动,马上通知,“执法人员还没有到现场,人就全跑光了。”

王书记回忆说,8月 10日中午,他和镇长、镇武装部长开车进山巡查,结果刚进山,前面不到50米就炸响了,一瞬间山石乱飞,一块石头击碎了车窗玻璃。“想想很后怕。当时车速 不快,如果快一点,刚好驶到爆炸点,后果不堪设想。”王书记说,虽然政府负责禁采,可他们没有执法权,只能处理设备,“感觉很尴尬,也很无奈。”

王书记认为,淮南、蚌埠、滁州应一起促进区域联动,联手打击盗采行为。同时,山体生态环境的修复也是大问题,王书记认为,在这里也要下工夫。

本报记者 张安浩 摄影报道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偷雷峰塔砖的游客患了什么病

在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中,真正值得关注的不是窃取雷峰塔砖的理由,而是在法律法规与监控围栏的层层保护之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破坏文物。窃取塔砖者自称是为老人治病,实际上,真正有“病”的是这些疯狂的旅游者。


亲历五常委批示后的故宫嬗变

故宫博物院10月10日迎来九十周年,我之前受邀参加单霁翔院长主持专家学者研讨。没想到在建福宫(是我当年抨击的会所),没想到单霁翔开场白就是“凯雷很有名”,他的PPT中跳出我五年前“攻击故宫系列微博”。更没想到单霁翔给我一个“熊抱”。


想进步,就得撒票子献身子?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刻在中国人精神上的诺奖红字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