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宿迁5月29日电 (刘林) 热风阵阵,麦浪翻滚,眼下正值丰收时节,再过一周左右,一年一度的夏收大幕就将拉开。但宿迁市陇集镇墩前村的王奋美老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冒着30多度的高温,“固守”在一台挖掘机上,看着被铲的七零八落的麦田,欲哭无泪。

王奋美老人介绍,被铲平的麦田大约有4亩,是他承包的责任田。5月26日晚上8点多钟,他正在家里看电视,邻居喊他赶紧去田里看看,有挖掘机进去了。闻讯后,他“着急忙慌”地赶到自家责任田,但为时已晚,麦田已被铲的七零八落,“有两个小伙子,一个在下面指挥,另一个开着挖掘机专挑还有小麦的地方铲轧。”

老人见状连忙上前阻止并把住挖掘机驾驶室,不让其开走。“开走了谁赔偿我损失啊?两个小伙子说你就把机器留着吧,反正是老板的,不关我事。”老人无奈的说。

27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老人的责任田距陇集镇派出所只有一步之遥,与镇政府也仅有几百米的距离,紧挨着一个居民小区。即将成熟的麦穗被铲的到处都是,一辆挖掘机孤零零的停在麦田中央,倔强的老人顶着30多度的高温仍固守在挖掘机上。“再有几天小麦就可以收割了,太可惜了!”老人话语间充满了伤心与无奈。

“事情发生后,我们第一时间就报了警,但是警察说他管不了这事,让找镇政府。去镇政府反映情况也没效果。”老人的大儿媳冯家芹说,该块责任田前后被铲过3次,去年栽水稻、种小麦的时候都被铲过。当时铲掉稻田的人称,“你们有本事就继续种,种了我继续铲。”

出警的该镇派出所民警杜干事否认他说过“管不了这事”,但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该责任田位于沭宿一级路西侧,由于其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一直被不少开发商窥觊。2011年,墩前村村委会给涉及到该地块的每户都村民发了一份用地协议书,按协议书上内容,该地块将流转为工业用地,镇政府以14000元每亩的价格征收,用来建厂房,厂房建起来后优先解决当地村民的就业的问题。“不知怎么回事,说好建化工厂的,莫名其妙就开发起了小区。”王奋美老人的大儿媳冯家芹说,他们家一直不同意卖地,并拒绝在协议书上签字。

2011年国庆,老人在外地工作的小儿子王学军回家过节,还未到家,在村头的路口被当时的村组长张洪生喊住,“你们家老大已经签字了,你赶紧也去把字签了吧!”王学军被拉到村部,稀里糊涂的签了字,回家才晓得被骗了。第二天,共计50000多元的土地流转款就打到了老人的账户,老人拒绝领取,让村组长把钱拿走,但没人搭理。至此,老人的土地流转协议终于“完成”。

该镇党委副书记张浩介绍,王奋美家早已同意土地流转,并领取了流转金,是他们家小儿子王学军签的字。后来看到规划发生了变化,原计划建厂房变成了建小区,他们家又反悔不同意流转了。至于为什么厂房变成了小区,工业用地为何可以建商品房,张书记没有回应。

“当时是他们家老二来签的字,第二天村里就把钱打到了王凤美的账户上。”该镇国土所路所长称,该地块的流转手续早已办完,因为一直未开发至王凤美家的责任田,所以就让他们先种着。至于“骗签”的说法,路所长表示反对,“白字黑字明明白白的,如果是骗签,当时为什么不及时反映问题呢?”

针对签字合法性的质疑,路所长回应,该地的承包者是王奋美老人,按道理讲,确实是只有他的签字才有效,“但是农村就是这样,老的有事没法去签字,就让儿子代签一下,你能说这样的签字无效?”

截止发稿时,老人仍在挖掘机上倔强的看守。

(原标题:征地纠纷麦田被轧平 75岁老人酷暑中固守挖掘机(图))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